灰蓝星球狂想曲

遇梦成眠。

【雷安/卡安】方舟③


个人文档整理
cp雷狮x安迷修,卡米尔x安迷修,雷者勿入
雷是安的老师,卡单向安【并不明显但确实有】
意义不明的短打。

我,卡米尔。
自记事起我就在政府为高层工作了。可以说,我从一开始接触的就是世界的阴暗面,所以我所看到的世界也是阴晦污浊的。
直到我遇到了大哥的学生。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个雨天。我撑着雨伞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打在我的伞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天空是惨白惨白的,但空气却是难得的清新。
在巷子的拐角处我突然看到了他。那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蹲着,似乎正在和谁说话。他的雨伞向前倾斜着,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个箱子。
我忍不住靠近,看他在做什么。
“对不起啊……我实在没有办法把你们带回家呢,宿舍里不让养猫……”他的语调很温柔,又有些愧疚,“所以没办法,只好让你留在这里了……我会常来看你的!”
他把雨伞搭在箱子上,站起身准备离开,自然他也发现了在一旁观看的我。
“呃……我可以把它带回去,”我不由自主的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也可以去我家里看它。”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请问你的名字?在下是安迷修,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真是中二的,自我介绍方式啊。
“卡米尔,”我走上前抱起了箱子,“请和我来。”
我把他带到了我居住的公寓,并邀请他等到雨停了再离开。很可惜,被他拒绝了。
“我必须走了……如果上课迟到了,雷狮又要生气了。”他留下了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走了。
他刚刚好像提到了大哥的名字呢,是大哥的新学生吗?

“卡米尔、卡米尔,”安莉洁突然冒出来,“工作的时候,不可以分心哦……”
“唔嗯?”我猛地惊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安迷修留给我的猫咪蜷缩在我的双腿上打着盹。那是一只浅咖色的雄性,眼睛是祖母绿色,脖子上带着领带――我想也许是安迷修给它的吧。
“欸……这只猫咪是你带来的嘛?”安莉洁突然看到了卧在我怀里的猫,“好可爱哦……但是我记得,工作的时候,好像不可以带宠物哦?”
我完全忘记了政府里不让养宠物这回事。高层讨厌小动物,讨厌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甚至厌恶他们自己。以安莉洁的性格来说,应该不会把我告发的……吧?
“放心啦,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要好好工作哦……”安莉洁冲我眨了眨眼睛,转身走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从过度放松的状态转到工作上来。
就在我翻阅如雪花般繁多的文件时,我突然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信封,封口印着古铜色的火漆印。
那是高层下达特殊命令时才会使用的。我拿起裁纸刀小心翼翼地将信封划开,抽出里面的卡片。
“‘清洗’即将开始,请卡米尔先生做好准备。”
我在看到这句话时拿着信封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清洗”是政府用来刻意缩减人口的一种方式,如果按原计划应该是在五个月之后执行,现在看来高层的人是想将它提前了。
不得不说,我越来越看不懂高层那群人的想法了。因为对他们不利,因为会消耗资源,因为没有价值,就可以随便丢弃了吗?我不明白。
当天下午我去拜访了我的大哥雷狮。
“大哥……‘清洗’即将开始。”我在说话时刻意的压低了帽檐。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什么时候?”
“‘方舟’已准备完毕,七日后启程。同时‘清洗’开始,”我回答道,“您要不要事先准备一下?”
“晚上再说吧,我先出去一趟。”大哥说完后穿上外套出了门。他应该是去找安迷修了。大哥和我一样,都希望他能够活下来。
我感觉心里有一种难以说出的感觉,百味陈杂。
晚上大哥回来了,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他告诉我说安迷修不相信他说的话。
“您也许该换个方式。比如直接绑走……”
“算了吧,那样他是会恨我的吧。虽然他对我的怨恨已经足够多了……”大哥靠在沙发上,开了一箱啤酒,“你见过哪个学生会无缘无故称呼自己的老师为恶党的吗?”他开了两瓶啤酒,将其中一瓶递给了我。我接过后放在了桌子上,晚上政府还要开会,我必须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
“大哥你这么做……其实是在乎的吧?”我试探着问道。
大哥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清洗”还是开始了。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洗刷着世界。除了政府以外的所有人类文明都会在这次雨后消失殆尽。一早我就带着猫前往了政府大楼,一方面可以让猫咪免受雨水伤害,另一方面……
无论是大哥还是安迷修,都注定无法乘上方舟。
政府的家伙对大哥抱有敌意。他们总是认为大哥会再不经意间夺取他们手中的权力,所以他们肯定会找理由拒绝大哥登上方舟。至于安迷修……用大哥的话来说,一定会为了守护所谓的“正义”而丧命的吧。
我把猫咪交给了安莉洁,请她替我暂时照看。而我本人迅速前往顶楼的停机坪,我必须去救他们。
可惜出了点小问题,政府篡改了数据信息让我无法使用身份验证。犹豫了一下后我举起一旁的花瓶砸向了玻璃门。瞬时警铃大作,我迅速冲向停机坪,跳进一架直升机的驾驶舱里后在警部赶来前起飞了。
地面上的洪水已经淹没了一些屋子的顶部。我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到了方舟关闭时间。我向市中心驶去,四处查找着他们两个人的踪迹。在经过一棵还未倒坍的树木时,我看到了他们。
我大声呼喊着,但他们没有回答我。降低了飞行的高度后我发现他们的胸膛已经没有了起伏,大哥把他的学生紧紧的护在身下,他本人已经被雨水腐蚀的千疮百孔。

“喂喂,醒醒啊,你又在工作时睡着啦……”又是安莉洁的声音。
“抱歉……”我迷迷糊糊地从桌上爬起来,“‘清洗’结束了吗?”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工作辛苦也不可以上班时补觉哦……”
什么啊,居然梦到了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不过感觉仿佛发生在昨天呢。
我低头,发现猫咪依然在我的怀里。
END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