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蓝星球狂想曲

算是个人。

【雷安】罪中罪⑥[极度分裂paro]

【雷安】罪中罪⑥[极度分裂paro]
前文戳我
那晚拉他出去的室友?安迷修回想着四年前时的情景。好像是有一个人和他一同读过书,经常在一起拌嘴互怼,最后居然莫名其妙成了铁哥们。虽然想不起来他的面孔,但依稀记得那人似乎和眼前的雷狮一样,总是喜欢带着头巾。
他当时还开玩笑说这样太不吉利,结果被对方搬出一堆理由反驳的哑口无言。
那还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只不过,他是谁来着……
“安医生!安医生!您没事吧?”熟悉声音把他从记忆的漩涡中拉了回来。安迷修眨了眨眼睛,又敲了下头,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格瑞赶到了。他在酒吧的门口被拦了下来,为了不伤及无辜,他没有强行与极限患者们发生争执。现在三个极限患者把他团团围住,其中最年轻的男孩已经举起手枪抵上了他的脖颈。另外两人则是迅速移动到他身后,黑色的影子与悬浮的重力球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能发动致命的攻击。
“布伦达先生,您太乱来了。”格瑞握紧了手中的烈斩,将它向下立在地上。目前发生的事情,其麻烦程度要比想象当中困难的多。无论是突然现身并控制了安迷修的前辈布伦达还是猛然增加的死者数量,对格瑞而言都是棘手至极的事情。他暗自庆幸还好金没有跟着过来,不然他的处境可能会更加糟糕一些。
“乱来?只是为了让你们看清楚所谓『唯一普通人』的真面目,仅此而已。”雷狮指了指已将整个地面覆盖却依然疯狂向上生长着的玫瑰。格瑞顺着雷狮指的方向扫视着吞噬了几乎整个室内的玫瑰花茎,那些枝条的根源全都指向扶着墙壁支撑着身体的安迷修。
玫瑰花?布伦达的病症应该是控制电流才对,这样一来的话……
“安医生,那,是您的病症吗?”格瑞问向安迷修,清冷的声音传到安迷修耳里却变得如同质问一般,“您是……『被选中者』?”
“那是什么?!”
“这个问题,我认为由布伦达先生解释更合适一些。”格瑞说道。但雷狮没有理会格瑞的话,他正在计算另一件事。
安迷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确认自己已经平静下来后他组织了下语言,将自己的疑问一一提出:“咳,我希望能够了解几件事情。第一,为什么我会拥有能够猎杀极限患者的病症,『被选中者』又是什么?”
“当亚巴顿降临时,带来的病毒感染了人类。但一般的极限患者仅仅是『感染』而已,谁也不知道亚巴顿降临的时候,还带来如流星般散落的『雨』……那些『雨』就像在寻找主人一样,去寻找并洗礼着绝望的某人。人在洗礼之中,成为了极限患者,但身体里的每一寸却和人类一样,而且不需要实质上的杀戮,只需要形式上的杀戮――他们是,”用枪威胁着格瑞的男孩将枪支又向格瑞颈部按了按,同时向安迷修解释着,“――被选中者。”
雷狮拍了拍手,用赞许的语气说道:“做的不错,卡米尔。”
“所以,我就是『被选中者』咯?”安迷修问道,他突然间像是醒悟了一样,伸手尝试着操纵地面上的玫瑰花枝。玫瑰花们似乎找到了主人,在安迷修的控制下迅速缠绕在一起,向同一个目标――雷狮,发起进攻。
tbc

评论(5)

热度(22)